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众cp]当各位英雄穿越到第五人格(白鹊篇)


考完试自我放飞状态

略欢脱向

ooc注意避雷


——————GO——————

    扁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气氛极压抑的大厅里,面前是一张木质的长桌子,旁边的李白托着腮看着他,指了指桌子那边的两个陌生人。

    带着草帽的姑娘发现他俩都醒了,咧嘴一笑:“欢迎两位来到庄园,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来的,也不认识你们,但看现在的状况,你们是必须参加下面的游戏了……”

    女孩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扁鹊和李白一头雾水的听完游戏规则。

    “空军玛尔塔,园丁艾玛,你们是谁?”一旁穿着异国军服的女生说道。

    “扁鹊,李白。问下,我们……”未等扁鹊问完,大厅尽头便传来了欢快的小调声扁鹊看着两人的脸色骤变,立刻停止了说话。

    艾玛皱了皱眉头,随即露出幸福的笑容:“看来今天的监管者是杰克先生呢,你们两个运气真不好……可是很期待今天的杰克先生有没有带玫瑰手杖呢~”

    话音未落,四人眼前一黑,进入了游戏。





    扁鹊站在一片废墟中环顾了一下四周,按照艾玛的描述,这里是圣心医院吧。简单整理一下衣物,便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密码机处跑去。当然中途还不忘在心里吐槽一句,这是什么鬼地方。

    不过不得不说,李白的出生点比扁鹊好多了,不到五秒李白就瞅见了心口处越来越深的红紫色。

    他又用五秒的时间认真回忆了一下艾玛的话,这个好像是监管者就在附近的提示……

    五秒时间到,回忆结束。后背便硬生生地挨了一爪子,同时头顶传来愉快的声音,“生面孔啊,新来的求生者吗?”

    李白下意识地触发了自己唯一的技能将进酒。两段移位之后,他看到了第六次被炸的小医生。

    李白表示他非常激动!

    “小医sheng——!”

    当然咱们的李白大人是不会就这么扑上去的,激动之余他又一个脑抽的用了第三段移位。

    于是当扁鹊听到李白叫自己的转瞬即逝(bu)的声音烦躁地回过头时,李白已经被一血了。

    你们俩是庄主专门派来降我的胜率的吗?

    路过的玛尔塔看到李白被抓和扁鹊的第n次被炸心情复杂地想。

    头顶李白的图标很快换成了一个人被绑着的样子。扁鹊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就在玛尔塔以为他要挂机的时候朝李白那里跑去了。

    “喂,你是要去救他吗?等会儿我!你一个人救太危险了!”玛尔塔反应过来,紧追在扁鹊后面喊道。

    谁说我要救那个傻子了!扁鹊无语,他只是想看看她们口中的监管者什么样子而已。

    当然,最后还是把李白给救了。

    玛尔塔看着挂在扁鹊腿上大喊“还是我的小医生爱我”的李白,忽然想起了庄园湖畔监管者养的那条狗……

    “我说……咱能快点解码吗?”艾玛拆完第六个椅子后不耐烦地说,“还剩四条密码唉!”

     “好的小医生咱们走!”李白立马把扁鹊拉走。待走远后,猛地把扁鹊按到一侧的墙上。

    “小医生,你看你看!咱们只有一个技能了!”

    扁鹊挑了挑眉,他早发现了好吧……不过还是“嗯”了一声。

    “那小医生你的技能是什么啊?……”李白看着扁鹊拿着的手术刀,背后一阵寒意。

    “‘脱胎换骨’,减少一次上过狂欢之椅的记录,每局限用六次。”扁鹊扬了扬刀,“李白你要不要试试?”

    “……”李白默。他可以拒绝吗……

    “当你是默认了哦。”扁鹊推开李白,使用技能。

    后来据蜘蛛小姐描述,那天离医院最远的监管者宿舍里的人都听到了李白撕心裂肺的哀嚎。

    杰克停止了追赶玛尔塔的脚步,玛尔塔愣在窗户前,艾玛冷不防地被电了一下。

    “滴——”三人闻声抬头,李白的图标由半血变成了倒地,但名字上的红痕不见了。

    什么情况???

    扁鹊看着倒地的李白,略感抱歉地说:“忘了这个技能还有一个副作用,就是使用时有50%的几率会使人掉一半的血。应该先治疗你再用的。”

    还没等李白说什么,扁鹊就走了,“反正你也少了一次上椅子的记录,再上一次没事的。”

    李白:?……???……!!!……????!!!…………!!!!!QAQQQQQ小医生!!!

    五秒后一切恢复正常,杰克继续追着玛尔塔,园丁继续解电机。不过扁鹊也没真走远,在离李白不到36米的地方开了个箱子拿了个工具箱。

    把旁边的椅子拆了之后扁鹊就拿回自己的手术刀,坐在坏了的椅子上默默等着屠夫抓李白,顺便吐槽拆个椅子怎么那么费劲。

    反正我去解电机也只是被炸爆位。扁鹊如是想。

    一分钟过去了,杰克没来,玛尔塔浪成了半血。

    又过了一会儿,园丁也半血了。

    扁鹊:……所以说我还得救他?

    扁鹊表示他不稀罕那几个友善分,站起来找电机去了。

    但是事实证明他还是舍不得李白又回来救了一下下。

    李白:“小医生你还是爱我的!”

    随即又叫住了走远的扁鹊,“那个,小医生,你能不能再拆个椅子……?”

    李白倒地的时候听了扁鹊拆椅子的过(jiao)程(chuan),并表示还想再听一遍!

    [系统:恭喜李sir获得了秦sir的一个“爱的拳头”]

    其他三人:woc这还能系统通告?!

    扁鹊甩了甩手,黑着脸走向了远处一台密码机。

    密码机表示它很感动这小子终于肯解码了。

    但是它不敢动。

    密码机表示它很害怕扁鹊的目光。

    但是它还是不敢动。

    密码机想哭。

    但是它依旧不!敢!动!

    因为扁鹊已经把手放在了它身上。

    扁鹊炸机了。

    扁鹊很疼,密码机也很疼。

    扁鹊又炸机了。

    扁鹊很疼,密码机想哭。

    扁鹊再次炸机。

    扁鹊很疼,密码机麻木了,站在远处的杰克表示自己不敢刀他,怕他的铁爪子导电把他自己也炸了。

    然鹅世事难料。解到一半的时候。门开了。

    全场都能感受到扁鹊已经实体化的怒气。

    李白一直在旁边看着[他怕被炸(bushi)],看到自己的小媳妇怒了,连忙上去亲亲他,把他抱起来送到门口,让他出去后回到刚刚那个密码机处。

    呵,你们问他要干嘛?

    电了小医生那么多次还没让他解完,当然是拆!机!啦!



♞晚上


    圣心医院里,厂长千辛万苦地修着机子。

    求生者宿舍,李白打着安慰小医生的名义和扁鹊热闹了一晚上。

    其他人:mmp走了个佣兵又来了俩!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还好,第二天一早,白鹊两人就回到了王者峡谷,庄园里也恢复了宁静。



——————end——————








你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嘛?


(想不到吧下面还有后续!)






ummm你们真以为那么简单就结束了嘛?!
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据说第二天厂长在求生者宿舍挨着屋问昨天是谁拆的电机,知道那两个人消失后气得把裘克揍了一顿~



——————END——————






谢谢小可爱们的阅读❤
这几天文风有点崩……

据说红心和蓝手是人类产粮的阶梯嘿[疯狂暗示]

小可爱们下篇想看哪组cp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

挂个杰克先生
第一次遇到会公主抱的杰克都这么好心|。・㉨・)っ♡

电门开了之后我抱着平局的心态找他要个公主抱,各种爆位置走到他面前,做了个呐喊的动作让他砍我。
他把我抱起来之后绕了一会儿居然直接把我送到了门口!

我炸了,拼不回来的那种_(:D」∠)_

为了弥补这几个月没有发文的过错,请各位选出 两篇 用序号写在评论里,25日晚我来统计票数。选出票数最高的两篇,在接下来一个月(bushi)里发完。

各位一定要选啊qwqqq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六)

我我我!容十三!终于更新了! qwqqqqq
抱歉抱歉,拖了几个月的老坑,希望有人还记得这篇……qwqqq

前文戳头像(不会弄链接)
最好是配合前文阅读,否则接不上了qwq(毕竟过了这么多月,,,)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设定,欧欧西预警

——————go——————
    李白一脸淡定地看着韩信疯了一样地穿上外套然后灰奔粗去。
    啧啧啧,真 · no作no die
    李白心里感叹了一下,接着研究那个直播间。
   “人生如戏”……
    等等这个ID有点耳熟啊。
    李白把这个直播间转发给了一个叫“高智商学霸组”的群,顺便艾特了诸葛亮
    于是五分钟后。

◎离我远点:姓李的你搞什么神经,都说别在学习群发乱七八糟的东西!
◎帅的一比:点开看看嘛,有惊喜~
◎离我远点:嗯,手很好看,但这是哪位。
◎帅的一比:你不认识他???
◎帅的一比:我还以为你认识他嘞!
◎西汉药丸:姓李的你安分点,本来你就是用补习数学这个借口进的群,再不正经就给你踢了。
◎火烧赤壁只为你:楼上此言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帅的一比:……
「火烧赤壁只为你 邀请 病入膏肓 加入了群聊」
◎离我远点:公瑾,这是哪位?
◎西汉药丸:眼熟ID。
◎帅的一比:这名字帅
◎火烧赤壁只为你:我的学霸室友啊~是吧~[搂着人.jpg]
◎病入膏肓:。
◎帅的一比:哎呦喂我受不了了!!你们学理的都这样吗!
◎火烧赤壁只为你:?
◎帅的一比:你们三个每句话后面都必须加标点这个习惯我忍了,这回又来一个!
◎帅的一比:这位神居然连不说话也要发一个“。”!
◎病入膏肓:忍?
◎帅的一比:………………
◎帅的一比:嗯……ummm
◎火烧赤壁只为你:哈哈哈你别怂啊你哈哈哈哈 @帅的一比
◎帅的一比:[摔手机.jpg]
◎西汉药丸:话说卧龙呢?

    诸葛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床上,看着直播。
    啧,这个人偶,真的是太逼真了,逼真得可怕。
   “好的,现在把这个头按到身子上就完成了。”
    听着直播间里传来的那个人说的话,诸葛亮身子微微一震。
    这语调……莫不是士元?
    即使是用了变声器,语调什么的和以前也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
    诸葛亮终于起了兴趣,点开那人的主页,往下翻了好久才看到了一张那人的自拍。但这张照片使他的心顿时沉了一下。
    果真是他啊…分开这么多年后,竟是以这种方式再看到他的。
    庞统——他的竹马。从幼儿园一直和他玩到初中的人。初二那年他因事搬到了外市。没想到只是短短三年不见的时间,他居然变了这么多……
    但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一种无名的恐惧蔓延上了他的心头。
    士元,
    他为什么在做
    他的
    人偶。
    士元家里诸葛亮还是知道一些的,有着祖传的傀儡术……虽然按着现在的科学来说,那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但他有印象,他小时候看到士元操纵过一次傀儡,而且那是比他大许多的纯木质的傀儡。
    他们家都说灵魂啊物品啊什么的都是有相通性的,而这个人偶是他的模样……
    诸葛亮身子一颤,
    万一操控起来……
    诸葛亮不敢再想下去,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对,立刻下载了这个直播软件注册了一个账号,问了句:主播,我看你空间里展示的作品都是一个人,这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谢谢 守护天空和回忆 送来的99个泡泡……啊…问‘这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哈哈,还是有点关系呢……”
    诸葛亮一边庆幸着庞统看到了他的话,一边满头黑线地看着刷得要飞起来了的弹幕……
    “不过呢~这个不能告诉小可爱们哦~”
    诸葛亮挑了挑眉,又快速打下一行字:“那主播简单透露一下行不?一点点也行!”然后祈祷着庞统能在茫茫弹幕海中看到他的话。
    “透露一点?啊…好吧,看你们都快疯了的样子就透露一小点点吧,”屏幕里的两只手,一只轻轻抚摸着人偶的脸,一只在人偶前面的纸上写着一些其他人都看不懂的符号,“这个人啊,是我小时候的竹马,关系很不错,但初二那年时因为我家出了点事,我们俩就分隔两地,再也没见过面了……哎呀呀~一眨眼过了这么多年了,还真是想他啊…”
    “哎等等!什么腐女大军准备就绪!”视频里的手把笔往桌子上一拍,“你们这些姑娘都这么恐怖的吗?我和他除了竹马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不……”
    “统。”
    视频里突兀地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人偶身上的阳光被遮住,显然是旁边有人来了。
    “哥,有什么事吗?”
    “又在做人偶啊……”那个声音有着些不明情绪,“父亲叫你去一趟。”
    “知道是什么事吗?”
    那人的影子晃了晃,明显是摇了摇头。
    “那等等,我马上就去。”庞统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然后略带歉意地说:“各位抱歉哈,特殊情况,直播不能进行到最后一步了,咱们改天再聊。”
    诸葛亮看着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又是这样”的弹幕,叹了口气,也关了那直播软件。
    望着天花板,忽然发现墙角那里有个小黑点,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发现,是蜘蛛吗……
    “咚咚”两下敲门声打破了房间里原本的安静。
    “谁啊?”诸葛亮从上铺爬下去,站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
    “我,赵云,帮你换药来了。”
    “……”诸葛亮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门,侧身想让赵云进来。
    抬头就见赵云倚在门旁,扬起手笑了笑:“赵子龙,参见!”
    “嗯。”诸葛亮看着赵云一副无公害的样子脸颊有一丢丢可疑的红色,浅浅地应了一声,就走回去坐到了自己下铺狄仁杰床上,挽起裤腿。
    即使伤口已经愈合了挺多了,但看着还是那么狰狞啊……
    伤口终究是伤口。就像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那样。
    赵云一边帮人弄着纱布一边在心里如是想。
    诸葛亮看着半跪在他面前的赵云,眼神锁定在他那“毛茸茸”的头发上。
    这么好的发质,揉起来一定很舒服。
    诸葛亮看着他的头,再加上刚刚庞统的事儿,竟想起了儿时与庞统养的猫,手神差鬼使地就摸了上去。
    赵云被诸葛亮突然没由来的揉头动作吓了一跳,帮人绑好纱布之后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对面人那张发愣的脸,试探性地叫了声:
    “孔明?”
    话刚一出口,赵云就后悔了,他听别人说诸葛亮不喜欢别人叫他的字的。虽然自己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他的字是“孔明”。
    赵云紧张地看着诸葛亮把视线聚焦回他脸上,紧张地看着他茫然地抬起手愣了一会儿,紧张地看着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红了脸,对他说了声:“抱歉啊,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只猫,把你当成它了……”
    呼,还好,没有注意到他叫他时用的名字。
    赵云习惯性地回了声“没事。”,然后丢下一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半跑着冲出门。
    直到走到学校的主干道上,赵云才忽然想起——
    哎刚刚孔明他是不是脸红了啊……Σ( ° △ °)

大家难道没发现齐眉说这句话时脸红了一下吗!
嗷,可爱死了!

刚码完的,趁热发(´ . .̫ . `)
吃我冷cp安利
徐鹊的小破车
第一次开车
车技不好还望见谅( ๑ŏ ﹏ ŏ๑ )

PS.各位这个字体看着行吗?引起不适的话我换换

最近网上挺流行的,给前男友发句“我爱你”看看对方的反应~

弄了张白鹊ര∇⌒

可以可以,除了身高都没毛病(๑´∀`๑)

[白鹊]捡到一只猫少爷

李白视觉日记风,这个文风应该没有人写过吧,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如果有不好的地方请指出来w

私设鹊是修炼了几百年但法力被封了的猫妖/太白是大二学生/子休是蝶妖是鹊的知交

ooc预警

————异世界的大门开启————

◎铂金年1月13日  /   晴
    今天我捡到了一只猫。
    那是一只黑猫,可不知道为什么两只耳朵中间的部分是一片白色,虽然显得很有个性,但如果是纯黑的话会更好看的吧。眼睛是绿色的,那种祖母绿。韩信说它看样子应该是富人家丢的名猫。
    于是我们在那里抱着猫等了一个小时没人来领猫……
    现在嘛,我给它做了一个窝,它正在里面卧着呢,看起来很舒服的样子。

◎铂金年1月30日   /   小雪
    有一点挺值得高兴的,就是它开始接受我家,和我那几个损友了!
    我忽然发现它的记性真的是超好的,什么东西放到哪儿和它说一次它就能记住(内心os: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而且它也是不和我闹,和它说一声我有点事情要忙,它就自己一边玩去了。
    有那么一刻我觉得养这么只猫也挺好的。

◎铂金年3月15日   /   晴
    我怎么感觉这只猫听得懂人话呢!让它干嘛它干嘛唉!虽然有时候它会傲娇一会儿。
   我发现自从它来了以后窗外就经常飞过去几只蓝蝴蝶,嗯,那到是挺好看的……不过它的反应也太不正常了吧!!!
    坐在窗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蝴蝶飞过来飞过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真的是只正常的猫吗!

◎铂金年5月28日
    这只猫来我们家有小半年了吧,现在跟个一家之主似的……
    我发现它每个礼拜天都会出去一段时间,还是固定的一段时间(它平常都不出去的!),严重怀疑它是外国猫,都要做礼拜的。

◎铂金年9月19日   /   晴
    啧,学校忽然说要我明年去外地做个活动,挺远的,也挺长时间的,而且不让我推辞,必须去……我是没事,但是这只猫怎么办啊……学校不让带任何宠物……

◎铂金年12月25日   /   大雪
    圣诞快乐!我的日记本! 兄弟你知道吗!今天发生了特别多让我惊喜的事!
    今天韩信认识的一个叫庄周的来找我了,说是我出差的期间他可以帮我养这只猫!他还带我到他的咖啡店里去看了,那里也有很多猫唉,它们在一块一定能玩地很嗨,我觉得我可以放心地把猫交给他了!对了,今天庄周还问我这只猫叫什么,我还真被问住了哈哈哈,真的,从刚接它回来到现在,都该一年了也没给人家起名字哈哈哈。
    呐,我也是想了好久,看它对喜鹊啊什么鸟都不在意、不去追的,就叫它鹊鹊,嗯,对!就这么定了!

◎钻石年3月12日   /   阴
    明天就要走了,大概要两个月才能回来……刚刚我把鹊鹊交给庄周了……真的是,太舍不得了啊……(←此处有大片地方湿润)不过……它看起来挺喜欢庄周的,庄周也保证了他会照顾好鹊鹊,我也就放心了。

◎钻石年5月28日   /   晴
    久违的两个月!我回来啦我的日记本~~
    刚刚去接鹊鹊了~嗯~它真是变得越来越漂亮了~不过刚一见到我就跑掉了,可能是因为我手里还抱着一只狐狸的缘故?w那只狐狸是参加活动的地方送的,说是叫什么妲己,特别懂人心。我把妲己给庄周了,但是庄周貌似不太喜欢它(表面上很开心,可眼神中还是能看出他不太喜欢狐狸,是不是因为养猫养惯了的缘故?)不过我才不要狐狸呢,我有我的鹊鹊就好了!
    哎呀猫少爷饿了,做饭去喽~~~

◎钻石年6月3日   /   小雨
    刚刚发现鹊鹊在看你唉我的日记本兄弟!难道它认字嘛!?
    我也发现鹊鹊这几天越来越奇怪了,先是不怎么叫唤了(尽管之前也不怎么叫。。),再是每天大概有一半的时间是用来静坐的!鬼知道它在干嘛!
    话说这几天我一不在家,家里就会有些变化,先是卫生间地上无缘无故出现水,再是冰箱里少了一些吃的……但是都不是大乱……不可能是进贼了的情况……好奇怪啊,都想报警了。

◎钻石年7月4日   /   阴
    !!!
    就在刚刚!我看到一个身影从我旁边跑过去了òᆺó!!!但是我还在家,门窗什么都都没开!按理说也不可能有别人的!要是韩狗的话他翻窗进来了肯定会和我说一声而不是直接跑出去!(而且韩信也不会出去,因为他要躲着刘邦)所以说刚刚那是什么啊啊啊啊啊……
    唉等等!我的鹊鹊怎么不见了?!

◎钻石年12月21日   /   雨
    我……觉得……我可能……知道那天那个黑影是谁了……
    因为今天我亲眼见到了……
    鹊鹊变成了人!
    我就是和平常一样在家写写文章,它也和平常一样坐在旁边看着我写,我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给它买的小铃铛还没给它呢,就抱着它走去卧室了。
    男孩子家嘛……尤其是一个人住的时候总是很乱……然后我一个不留神踩到一个瓶子上面滑倒了……
    接着就和电视剧里的套路一样,我是往前倒的,然后不小心就亲上鹊鹊了(嗯,mouth to mouth的那种///)……然后贼尴尬地看着鹊鹊变成了人……
    我就那么一脸懵逼地地咚,他也一脸惊愕地看着我……
    然后在我还没缓过神的时候,踹了我一脚……正中红心……
    md疼死我了……
    等我缓过神时他已经跑进卧室了……
    我疯狂地敲门,他不理我,我就在门口坐着等着……现在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鹊鹊是只妖……
    啊啊啊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鹊鹊的盛世美颜///我现在明白为什么鹊鹊是猫的时候耳朵中间有白色了,因为他是人形的时候头发中间就有一撮白,像挑染似的。眼睛也还是那种祖母绿的,皮肤是苍白色的刚好衬出眼睛的颜色。啊啊啊好看死了!
    唉等等,鹊鹊好像还没衣服穿呢!!

◎钻石年12月22日   /   晴
    现在已经习惯和鹊鹊在一起的生活了,他每天在家里待着研药做饭,我就去上课,偶尔也去看看电影。啊,这感觉真好~

◎星耀年1月30日   /   晴
    今天鹊鹊忽然过来和我说让我好好准备一下行李过几天去哪儿,可还没说完就嘭得一声变回猫了,我试了试那天让他变成人的方法,可是不管用啊。他叼着笔好不容易写出的话是让我带他去找子休……天知道子休是谁啊,然后他差点没撕了我,又费劲巴力地写了半天“去找庄周”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庄周是只蝶妖,还是鹊鹊知交的,鹊鹊没法维持人形原来是受了封印啊,在庄周家待的那几天庄周帮他解了封印他才能人形兽形得变换自如的。但是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封上了。

◎王者年1月1日   /   变幻莫测
    日记本兄弟,我该有一年没写日记了,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
    那天我和鹊鹊去找庄周,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把鹊鹊的封印解了,一个礼拜后鹊鹊让我去峡谷公园的后山带着行李找他。
    我如约去了,看着他换成了长发和古代的衣服,一身黑色(除了头顶的白毛)活像个古代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现在我在妖界,鹊鹊的家里,通过对别人的询问,我知道了鹊鹊的真实身份——妖界顶级医师,秦缓,秦越人。
    我发现鹊鹊真是又好看又好吃了啊(各种意义上的)
    我对鹊鹊印象最深的还是我初来妖界时鹊鹊的样子,而且我永远也忘不了,鹊鹊当时嘴角微扬,用我至今为止听到的最温柔的声音说:
    “跟我回家。”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五)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设定,欧欧sei预警

——I think you are ready ——

   “阿缓。”
    医务室门口传来庄周没睡醒似的声音,秦缓抬眼瞥了一下,继续写着什么东西,“来了啊。”
   “嗯,”庄周揉了揉眼,“阿缓叫我什么事啊?”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想到中心医院去应聘,明天你在这儿看着点。”
   “唉??”都去中心医院应聘了能不是大事嘛!?
   “阿缓,你还没到年龄呢,而且连毕业都没毕业……”庄周一下子清醒了,头头是道地说着。
   “试试吧,万一能成呢。”秦缓到是挺平静。
   “阿缓,你变了,你从来都不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的……”庄周抱着鲲坐到秦缓对面看着他写的东西。
   “这件事我已经有六成把握了,再加上这个,”秦缓扬了扬刚刚写过字的纸,“就有九成把握了。”
   “这是什么?”庄周伸手想去拿,但被秦缓举得高高的。庄周够不到,庄周很心酸。于是迎着秦缓略带戏谑的眼神站起来身子来向前倾,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努力向上够着。
   “老师!这里有人受伤了!”
    门忽然被撞开,一个系着蓝色发带的男生搀着一个白发少年进来了。
    男孩抬起头。
    六目相对。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嗯。
   “同学……”白发少年发出微弱的声音打破了尴尬。
   “啊,老师,麻烦给他处理一下伤口!”男生有些着急,没等秦缓说话,直接把白毛(咳,简写了,因为懒/划掉)扶到床边。
    秦缓这里也缓解了一下气氛,把纸放到桌子上,无视了盯着纸一脸震惊的庄周直径走到了两位身边。
   “哪里受伤了?”秦缓看向白毛,在他抬头后,意外的发现自己好像认识他。
   “数学系的诸葛亮?”
   “啊?”男生明显愣了一下,却看见那白毛轻轻点了点头,挽起裤腿。
    一道狭长的伤口狰狞地看着三人。
   “啧。”秦缓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身去拿双氧水,“怎么弄的。”
    男生尴尬地笑笑,“我一帮哥们踢球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了……”
   “然后?”
   “然后咱们学校操场旁边不是放了好几个装修用的铁的东西嘛,球飞得太快力气太大了就把他给……”
    秦缓点点头,蹲下去,拧开双氧水的瓶盖想洒到伤口上。
   “等等……”头顶上传来诸葛亮微弱的声音,秦缓抬起头看着他,“这个……疼吗……”
    秦缓&男生:……
   “你觉得呢?”秦缓挑眉。
   “疼……”
   “不一定,”秦缓瞟了一眼诸葛亮,准备打趣一下他,就摇了摇瓶子,冷冷地说了一句,“因人而异。”
    诸葛亮的脸色瞬间比秦缓的脸色还白。
    一旁的男生看着莫名有种心疼的感觉,把手伸到诸葛亮面前。
   “疼的话就咬着吧。”
    诸葛亮耳尖瞬间红了,看向那人,发现他的脸也微微有些红,“嗯……”。
    秦缓:疗伤就疗伤别在这儿秀行不!考虑过子休的感受吗!(庄周:关我啥事!)
    “唔!”诸葛亮其实很惊讶洗的时候没有疼,但还是装作吃痛的样子,一把抓住男生的手,略带歉意地,快狠准地,咬了下去。
    突然被咬了的人:……!!!卧槽等等你让我缓一会儿的啊!!咬的这么狠的吗!
    冲洗完了之后秦缓又拿了生理盐水冲洗,再涂上碘伏,全程中诸葛亮一直咬着手。
   “好了吗?”诸葛亮看着秦缓起身放药瓶,问了一句。
   “等等,”秦缓拿出纱布来给伤口绑上,“别做剧烈运动,”又拿出一卷纱布来给那个男生,“时常帮他换换,结痂后再来找我。”
    男生拿着纱布,一脸懵,“哦对了老师,”男生道,“帮我也处理下伤口好吗?”
    秦缓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到满脸通红的诸葛亮和举着手的男生,男生的手,貌似破了……
   真能装疼啊==
   秦缓默默地在心里给诸葛亮这个名字挂上了一个标签——戏精。
   “那个……你叫什么?”诸葛亮看着正处理受伤的伤的人,问到。
   “啊?”男生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在问他,“啊,赵云,赵子龙。”
   “赵云?”诸葛亮歪歪头,“那个体育系的优秀生?破了学校跳远记录的那个?”
   “啊对,正是在下。”
   “哦……”诸葛亮坐在床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我完事了,咱们走吧。”
    诸葛亮抬起头,撞上赵云湛蓝色的眸子,好无害,诸葛亮感觉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秦·没事就都给我滚·再秀就给你们灌风油精·缓目光再次能杀人,“两位同学可以走了么?我这里还有事。”
   “哦!好的,谢谢老师,老师再见!”赵云搀着诸葛亮迅速离开了医务室,身后传来秦缓闷闷的声音:“还有,我不是老师。”
   “唉???”
    诸葛亮瞟了一眼赵云,傻子。
    送走了伤员,秦缓刚回到座位上,就听到庄周问了一句:“阿缓,这些真的都是你获得过的奖?”
    秦缓抬头,拿走庄周手里写着密密麻麻字的纸,无奈地摇摇头,“那难不成是你得的?”
   庄周:!!!这么厉害!!!

    李白今天难得没去外面浪,躺在床上翻着手机里的直播软件,“嘛,那个人还没直播啊……”
   “思春了?”
   “mmp狗韩信你去死!”
   “我在视频聊天……”
    李白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和刘邦?”
   “嗯……”
    卧槽……捅了马蜂窝了……
    李白看着手机,忽然眼前一亮,“‘人生如戏’?这个名字有意思。”
    于是点开了那人的直播间,“哦,在做手工啊,天哪这么逼真……唉?这黏土捏的人什么这么眼熟……韩信!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隔壁406的诸葛亮!”
    ???“卧槽我看看!”
    韩信翻到李白床上,仔细看了一会,“哎还真挺像的!!”
   “重言,你翻他的床都那么熟练的吗?”手机里传来刘邦的声音。
   “我靠!!刘老三你听我解释!!!!”
   据说那天,整个男生宿舍都听到了韩信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