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一)

第一次码文挺紧张的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本章暂时先出鹊鹊和子休的镜头
人物有自设,戳头像可以看
现代设定,ooc预警
占tag致歉

———准备好了?—开始———

    晚上八点,秦缓独自一人坐在学校生物实验室的讲桌后摆弄着手机。尽管生物实验室的灯全部打开了,可还是给人一种昏暗的感觉。
   “八点零八。”秦缓慢慢吐出这几个字,皱了皱眉头,略有些不耐烦地戳开电话的图标,点了排在最上面且标着十五个“对方未接通”字样的号码,想着再给那个人打最后一个电话,他若再不接,就真不等他了。
   “嘟——嘟——”等候音在空旷的实验室里格外刺耳,但秦缓就那么着把手机放在耳边等了三十秒。然后,毫不犹豫地挂掉,点开了z站的软件。
   “抱歉,有点事,让你们久等了。”打开直播间,看着飞速上涨的观看人数,秦缓的声音还是那么毫无波澜。
   “没事!鹊大开直播了就好!”
   “对对对,我们能等!”
   “终于开了哎,这好像是鹊大第一次迟到啊”
   “话说你们都没发现鹊大大今天是用手机直的播嘛”
   “唉?!是唉!”
   “前面的等会,我也发现了!”
   “鹊大为什么用手机直播了啊?”
    秦缓无奈地看着直播间里疯狂刷的“为什么”和“很不正常”等字眼,挑眉说了一句:“保密。”随后无视着各种撒娇(?)挑逗的话打开了某农药游戏。
   “什么啊,手机直播玩农药?不像鹊大的作风啊,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一定有诈!”
    然而秦缓确实是很正常地玩了农药。待进入选角色界面,秦缓照常慢悠悠地选了怪医这个角色并点了确定时,直播间里炸了。
   “前面的打脸不?”
   “什么有诈啊,鹊大大只是想玩个游戏罢了~”
   “对啊对啊!话说鹊大按老规矩来,这局要是输了的话就露脸行不~”
   “输了露脸!”
   “对对露脸!”
    秦缓趁着加载的空看了眼直播间,好嘛,满屏“输了露脸”。
    秦缓:……
   “行,老规矩,输了露脸。”秦缓微微勾了勾嘴角,他的这些观众怎么都跟孩子似的爱闹。
   “欢迎来到,亡者农药!”系统御姐似的声音传了出来,秦缓熟练地操控着披着“化身博士”皮肤的怪医去了中路。
   秦缓看了眼敌方法师的法强及法抗,预购了一双法抗鞋。“对面王昭君不出我所料应该是露娜的铭文,法强不高,法抗没加,物攻也没加,应该是加在攻速和法穿上了。”
   “来了来了!鹊大开局必有的解说:看资料知铭文!”
    秦缓看着对面王昭君飞快地抛出一个个冰柱(那个应该是冰柱吧)和她仅出了一只鞋造成的伤害,认真地点了点头,“嗯,露娜铭文。”
    然鹅左下角突然出现了一行红字,
    [敌方]百里守约:对面怪医是鹊大?
    在直播间里刷屏的666中,又来了一句。
    [敌方]百里守约:最强狙击手在看你的直播!
    [敌方]百里守约:鹊大准备露脸吧!
    [敌方]百里守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缓轻笑了一下,冷淡地发了一个字,“哦。”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百里”
   “666666‘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玛笑死我了”
   “66666666666”
    [敌方]百里守约:……
    秦缓清了第二波兵,看了眼小地图,“上路虞姬被围攻了啊……哎等等,虞姬?”秦缓惊愕地看了眼上路,没错,整个上路都是大写着的虞姬走上路必输字样。
    迅速把中路清了,跑去了上路河道草丛处。“对面三个人虽然都是残血,但是他们肯定会仗着人多把这只怪给收了。”没错,他们确实来收了。
   “发起进攻!”秦缓一声令下,丢了个瓶子出去,把野怪抢了之后迅速升到了四级。
   “讲个鬼故事,怪医四级了。”(这里有借鉴剑仙的话)
    接着虞姬的被动减速,迅速拿下了一血,又交出了闪现追上后面两个,一个药瓶子斩断后路。“被五层支配的恐惧相信你们都有体验过。”秦缓轻轻说了一句。
   “良药苦口!”
   “Triple kill!”
    秦缓打出一行字,“虞姬和泥鳅换线,两个肉在下路什么意思!?”
   “神tm泥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ww鹊大怒了”
   “可怖的语气(标点)”
〖剩下的过程字限就不写了〗
    总之对面百里守约一击一个准,不过这也没法阻止他另外四个队友的浪,秦缓这一队有了明显的压制。
    “靠……”秦缓看着屏幕上两个队友退出游戏的提示,实在忍不住骂了一声,“挺好的局势怎么就挂机了啊?”
    况且现在正在开团,那两个人……扭头就走了……
    就走了……
    走了……
   “Ace!”
   “完了完了。”秦缓眼睁睁地看着对面五个人一路推到水晶,闭上眼,耳边传来系统的声音。
   “Defeat!”
   “啊……露脸吗?”秦缓回到直播间,看着刷了屏的“露脸”字样,稍稍调整了一下围巾,打开了摄像头。
   “啊啊啊啊我鹊大的盛世美颜啊!”
   “啊承包鹊大的白毛!”
   “w!绿色的眼睛!不行了我要死了!”
   “皮肤皮肤!鹊大怎么保养的这么好!”
   “我说你们这么激动干嘛,主播露脸不正常嘛?”
   “这位是萌新吧,咱们鹊大大只在对局输了的时候才露脸啊!”
   “对对,上次露脸好像还是在大大大前天?记不清了,反正露脸次数贼少!”
    秦缓呆板的脸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笑意。
   “麻麻我看见了天使……”
   “你们真的要这么激动?”秦缓靠到了椅子背上,“我只不过……”
   “咚、咚、咚”一串敲门声打断了秦缓的话,秦缓其实心里知道是谁的,但还是条件反射似的问了一句,“谁?”
   “阿缓,是我。”门外的声音不大,但在实验室里格外清晰。
   “卧槽声音这么受!”
   “我滴天!”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前面的你不是一个人!”
   “别乱猜。”秦缓放下一句话,就起身开门去了。
   “woc白大褂???”
   “麻麻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救我!”
   “子休,”秦缓淡淡地看着来人,“晚了三十分钟。”
   “阿缓我知道,但是找这个东西真的是好难的……话说你现在的目光真的能杀人啊……”庄周提了提手上的黑袋子,笑着说。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
   “不要,我要看着阿缓直播。”
   “咖啡店没事?”
   “今天晚上不开~”
   “好吧好吧,你就坐在那里,别捣乱啊……你干什么?”
   “我要坐在阿缓旁边。”庄周笑着说,看人脸色不太对忙加一句,“啊帮着点阿缓。”
    秦缓带上白手套,坐回座位,重新让镜头对着自己。当然也能看到靠在秦缓肩上的庄周。
   “我看到了什么!我听到了什么!”
   “老夫老妻的模样!”
   “麻麻这里有两个天使!”
   “seyhbkirwafhkigsribvg”
   “鹊大脸色不……太……好……w完了!……”
   “鹊大我们错了!”
   “我们错了!”
   “小的们知错了!”
    秦缓面无表情地推开庄周,“他只是我的发小罢了,咱们进入今天的正题。”
   “果然!前面说我打脸了的谁!站出来!你们打不打脸!”
   “因为上一次看到有观众私信我说他是生物系的,但是兔子解剖这章没学好,今天来给大家讲讲。”
   “是我!鹊大这么暖!感动!!!Lᵒᵛᵉᵧₒᵤ”
   “鹊大饶了我们吧!解剖唉!”
   “QAQ QWQ QOQ”
   “兔兔那么可爱ớ ₃ờ”
    秦缓把手机摄像头反转,放到准备好了的玻璃架上,镜头正对着桌子,然后将黑袋子里的兔子尸体放到桌子上……
    不怕大乔忽然关心。
    最怕空气瞬间安静……
    和秦缓实体化了的怒气。
   “子……休……”秦缓慢慢地说出这几个字,“你,必须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觉得自己写得好渣的说……
比不上那些大佬们唉……
各位还想看哪对cp可以留言哦~

评论(21)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