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三)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学生设定,ooc预警

——————start——————

    秦缓讲解完兔子解刨学之后,和观众们聊了一会儿就下播了。这时已是晚上十一点(确定只是聊了一会儿?),秦缓坐在教学楼天台边缘上吹着夏天温热的风,把围巾拉下来露出口鼻,闭上眼睛,脑海里不知怎的,净是些他儿时与养父徐福的事。
    想起他刚遇到徐福的时候,是在孤儿院里,那天徐福来孤儿院想领养一个三岁左右大的男孩子,他就抱着院长给他的玩具熊坐在院子里最高的一棵树上(别问我他是怎么上去的……),让密密的树叶挡住他,看着那个穿黑衣服的人挑着一个个男孩子。
    就在徐福没找到一个符合标准的孩子,准备走了的时候,他手一滑,玩具熊掉了下去,引起了徐福的注意。
   “那个孩子,让我看看。”这是秦缓清楚地听到徐福说的第一句话。
   “叫什么?”秦缓被带到徐福面前,听着徐福说了这么一句话。
    大概是在问我吧,秦缓轻轻说了一句:“秦越人。”由于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声音听起来很沙哑。
   “越人……”徐福端详着面前的孩子,看着他乌黑的头发中夹杂着的一撮白,“天生的?”
    旁边的员工愣了一下,才知道他问的是秦缓的头发,“啊,是啊,刚被送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很有个性。”
   “为什么被送来的?”
   “我是撒坦的儿子。”秦缓默默开口。
   “为什么。”
   “眼睛,绿色的。”秦缓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呵。”有趣,徐福托起人下巴,忽视人厌恶的眼神,端详了一会,“长得还算是清秀,就要他了。”
   “好的,请您跟我来办一下手续。”
    带徐福和几个员工走后,一群孩子围了过来。
   “就是你,让徐先生选走了?”为首的那个高个子男孩俯视着他。
    秦缓没有理他,转身就往宿舍的方向走。
   “唉?干嘛去啊?抱上了大腿,跟我们炫耀呢?”男孩一招手,身边几个稍矮一点的孩子冲了上去,一下子就把秦缓按在地上。
    秦缓用力挣着手脚,奈何自己天生体弱,一点用也没有。恨恨地盯着那个男孩,看着他扬起拳头朝自己砸下来,闭了眼,等着疼痛感的来袭。
   “啪”“噗通”没有等到迟来的疼痛感,秦缓睁开眼睛,看见徐福撂倒了那几个男孩。
   “还躺着干吗,等着我扶吗?”徐福皱了皱眉头。
    秦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看了眼徐福,就回宿舍收拾东西了。
   “同学。”
   “同学。”
   “同学!”
    秦缓回过神,向后看了看,“啊,太乙老师……”
   “秦缓?你在这里做什么?”太乙老师皱了皱眉。
   “没什么,就是有点闷,来透透气。”
   “哦,现在的天气确实挺闷的,秦缓同学可以考虑下把围巾摘掉,这种天气带着他,能不热嘛。”太乙老师推了推眼镜,“另外,秦缓同学不带着围巾更好看啊,为什么总要带着围巾呐。”
    秦缓一惊,围巾拉下来之后就忘了带上去了,连忙把围巾拉上去遮住口鼻,动作慌乱得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老师也快些回去吧,已经很晚了。”秦缓急匆匆地走了,可还是让太乙老师瞄到了他发红的耳尖。
   “不急,我还要再检查教学楼,武校长最近看得很紧呢。”
   “哦。”楼道里穿来秦缓闷闷的声音。
    到了楼下,秦缓才忽然想起来,他好像还没擦实验室的桌子呢!今天做的实验可是留下了很多血迹啊。
    算了算了,不就是再写份检查吗,明天写了就是了,想到这里,抬起脚走了。

   〖第二天〗

    秦缓起来时,已是早上六点半。
    我去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可以这么晚才起床!
    瞥了一眼睡得像猪一样的三个室友,从上铺下来,洗漱穿衣之后,把窗户打开,围上围巾,拿着医学书就出去了。
    哦,走之前还不忘狠狠地关上门。
    马可:???What?地震了?
    刘邦:秦缓wcnm一大早上发什么疯……
    周瑜:?秦缓走了?几点了……卧槽六点半了我还想着六点去教室背书呢!
   “嘭!!!”
    马可:余震吗……出现幻觉了吧……
    刘邦:mmp你们俩今天完了!完了!听见没有!完了!

   〔李白场合〕

    李白伸伸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在床头边摸索着,“几点了……我还活着吗……”
    于是成功收获了其他三个人如看智障般的眼神。
    赵云:这货怕不是个傻子……
    韩信:脑子进草了?
    张良:100%傻子……
   “九点半,”韩信看了一眼他,接着打农药,“恭喜你中奖了,刚刚守约老师来,说你昨天写的检讨不合格,让你睡醒了过去一趟政教处。”
    李白式懵逼。
   “等等怎么回事!像我这么才华横溢的人检讨居然不合格???”李白跳了起来。
   “认命吧,谁让你昨天那么作。”下铺的赵云默默说了一句,成功获得了李白的枕头×1

   〔政教处〕

    百里守约一手的手指轻轻扣着桌子,一手翻着手中的教案,听到敲门声后,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声:“请进。”
   “老师,找我什么事啊……”
   “重写。”百里守约把李白写的检讨放到李白面前,“你自己看看你写的这是什么。我要你写的是检讨不是作文,像‘风流倜傥’‘百感交集’什么的词都不应该出现。”
   “哦……”李白看着自己的检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像这样能得全国一等奖的作文(划掉)检讨您这么就是不懂得珍惜呢QWQ
    于是李·闷闷不乐·一心想出去浪·白拿着笔和纸,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然后钟馗教导主任就进来了。(≖_≖ )
    钟馗:……??!!!
    李白:!?!!!!!!
    李白一个激灵就站起来鞠了个躬,“主任我错了!我只是没站稳摔了而已!”
    钟馗看着一旁笑着的百里守约,一脸你真当我是傻子吗,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都敢骗啊?本来想教训教训你的,看着守约老师的面子上就饶了你这一回吧,但是下不为例!
    李白:麻麻这个表情好恐怖信息量好大……ꉂ(ˊᗜˋ )
    钟馗把一张纸条递给百里守约,“太乙昨天晚上在生物实验室里发现了一摊血迹,让你今天问问是谁干的。”
    百里守约拿过纸条,看了看,起身去了广播室,不一会儿,李白便听到了广播。
   “昨晚哪位同学在生物实验室里做了实验,请立即到政教处。”
    百里守约回到政教处不久,便有人来敲门了。
   “叩,叩,叩”
   “来的还挺快啊。”百里守约和钟馗对视了一眼,“进来。”
    秦缓推开门,站到办公桌前,“老师好。”
    李白细细打量着来人,一身黑色,长长的黑风衣没了膝盖,脖子上围着的紫色围巾遮住口鼻,黑发里杂着一撮白,墨绿色的眸子里一点情感都没有。以他n年的看人经验,迅速断定,这是一个标准的禁欲系的骚年。
    不过等等!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秦缓:哎呦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没素质的吗。
    李·眼神中透露着mmp·这个人怎么会在这儿·白盯着秦缓,秦·眼神能杀人·你再瞪我一眼试试·缓毫不畏惧地盯了回去。
    百里守约&钟馗:呦呵当我们是摆设是吧……
   “咳,”百里守约轻咳了一下,“这位同学,你是哪个系的,叫什么,昨天晚上为什么把实验室弄成那样?”
    秦缓看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李白,“大二医学系秦缓,昨晚为了录制兔子解剖视频,占用了实验室,实在抱歉。”

——————————————

一天的课,码的有点急所以有点流水账的赶脚(。í _ ì。)
别,,,别打我,,,我尽力了,,,明天还会再更一篇w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