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四)

我我我我上周卡文了
各位小可爱们抱歉啊˚‧º·(˚ ˃̣̣̥᷄⌓˂̣̣̥᷅ )‧º·˚
别打我w
下一篇图文摆了几个梗(有甜的有虐的w),各位小可爱们看看喜欢哪个就在评论里留言吧(ฅ´ω`ฅ)下周我会选出票数最高的那篇来写♡

————————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设定,欧欧西预警

—————Let's go!—————

   “那也不用把实验室弄得跟杀过人似的吧?”百里守约扶了扶额,把太乙老师拍的那张照片放到秦缓面前。
   “解剖总会带点血。”
    等着下半句话的三人:……没了!?就这一句?
    秦缓:干嘛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没吃药吗?
   “还是写篇检查吧,”最后还是钟馗打破了僵局,“毕竟你把实验室弄成那样,今天有几个不知情的新生都快吓傻了。”
    秦缓:……哦。
   “李白你和秦缓一起出去,在对面503号教室写去吧,一会儿就交回来。”百里守约挥挥手示意让他们出去,“哦,对了。秦缓写500字就行,李白把昨天1500字的补回来。”
    李白:???

    李白和秦缓坐在桌子后面,前者不耐烦地咬着笔,后者则用行动表示自己一会儿还有事这个东西越快写完越好。
    李白看着飞速出现在纸上的清秀字迹,表示这不是写检查该有的速度……这人是经常写检查嘛写得这么快!
    于是觉着反正现在也没思路,正好拍一张昨天吓坏自己的人的照片发到某博上代表昨天直播到一半突然怂了的赔礼。
   “咔嚓”
    秦缓:……
    微微偏过头去看着刚刚弄出噪音的人。
   “咳,我……”李白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什么嘛偷拍还不带关音量的!
    略带尴尬地挥了挥手机,“那个,自拍。”
    秦缓:……。行,你厉害。
    李白看着那人一脸冷漠地转回头去继续写检讨,松了一大口气。天了噜从鬼门关晃悠一圈再回来的感觉真特喵的刺激。
    在李白码字的时候,秦缓就已经悄没声儿地走了,在交检讨的同时还不忘告诉两位老师某人在自拍╰ପ˵◕ ڡ ◕˵ଓ╯
    于是秦缓还没走多远就听到了某白的惨叫声,“嗷!主任我错了!!!我再也……别别别!钟哥手下留情!这部机子很贵的!!!!”
    从教务处狼狈地走出来时,李白心里给秦缓记上了一笔,行,算你狠(*꒦ິ⌓꒦ີ)

    等到李白回到宿舍再打开手机时,评论已经爆了。
↣鹊大粉丝支援会(伪):
    这是……鹊大吗!!!太白大大你确定不是P的图???
↣一生唯鹊:
    楼上惊现小伪哥(我的一楼QAQ)但是这个银长得真的很像鹊!
↣名字能吃嘛:
    鹊大?就是那个某某直播软件里的“风油鹊”?
↣我饿了怎么办QAQ:
    没错就是他!不过这张图真的是他吗?看着既像又不像(在下脸盲!)话说楼上换个ID行不,咱俩挺尴尬的……
↣白莲剑仙♬:
    太白大大是v大的吧,你们所说的鹊大是哪个大学的你们造吗?
↣太白快唱达拉崩吧:
    楼上真相了!鹊粉们造嘛?
↣风油精好闻:
    这个……说起来挺尴尬的我还真不知道……再说鹊大很保守的,我们除了他的声音和样子意外什么都不知道!QWQ
    ……
    李白默默退出微博,打开直播软件搜了一下刚刚提到的昵称“风油鹊”。哈,真的有唉……我去粉丝这么多!
    但刷了刷他的主页后李白还是很失望的,没有照片啊……
    于是刚从刘邦处回来进宿舍的韩信有幸目睹了千年难见一次的场景:一只李白失去了梦想像条鱼一样瘫在床上。
    这货脑子坏掉了?这两天神经兮兮的。
   “姓韩的……”冷不防被叫了声韩信吓了一跳。
   “干嘛?”某信表示挺不耐烦的。
   “有个挺有名的主播,想看他的照片但是他主页上没有……”
   “百度用来吃的?脑子秀逗了?”韩信嘟囔了一句,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白没有跟自己顶嘴而且飞快拿起手机查了起来。
    我靠世界末日要到了吗?!让李白这么是人(划掉)不正常!
   “我说丑白……”
   “大爷的你才丑呢。”
    哦,脑子没坏。
   “怎么,看上哪个女的啦,那女的可真够倒霉的。”
   “噗”一个枕头正中韩信眉心。
   “滚!我是在找昨天看到的那个满身是血的人!”
   “他是主播?”韩信摇摇头,“啧啧啧,不像啊……”
   “不可以貌取ren……卧槽查到了!”李白忽然大声。
   “卧槽真的!?”韩·跳跳·信扒住上铺的栏杆用力一跳,跳到了李白身边,在床沿上坐着挤着看李白的手机。

  #号外!某直播平台“风油鹊”大神“千年不遇”地再次露脸!#[去年7月28日]
    如题!我有生之年终于又看到鹊大露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激动激动激动!沉浸在鹊大的盛世美颜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下特此奉上几张图!对了最后一张图是前年的,忘了是什么时候截的了,但是记得很清楚那天直播前鹊大可能是哭过了,眼睛红着看着非常心疼啊!
『鹊大白衬衫侧颜.jpg』
『鹊大标准冰山脸.jpg』
『鹊大弯腰捡笔时不小心露出锁骨.jpg』
『鹊大说话时.jpg』
『鹊大眼眶微红.jpg』

  👍1.7w   /   👎0   /  ↪1w   /  ⚠

6852 L
  楼主,我这里有鹊大昨天露脸的照片!安利!
『鹊大面无表情加白大褂.jpg』

   “我去……”韩信看似吓得不轻,“这人……”
   “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对吧?”李白接过话。
   “嗯……”韩信点点头……“唉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啊!”
   “咱俩想一块去了……”
    ……666这波骚操作。

   〔天台〕

    可以说这里是秦缓除了医务室和药品房以外做喜欢来的地方了。
    此刻秦缓又是坐在天台边缘,看着下方操场上嬉戏的人们,目光涣散。
    如果他的身体不这么弱,是不是就可以和他们一起打打篮球,跑跑步了呢……
    不可能的。秦缓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因为有他在你的生命里出现过。
    秦缓愣了半天才明白这是自己的心声。是啊,有那个男人在过,自己好不了的……
    啊……好烦……又想起徐福的事了吗?自己还真是忘不了他啊……不过,也不可能忘了他了啊。毕竟自己这条命,是从他手里硬挤出来的啊……
    秦缓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一愣,眼角有液体滑过的地方被风一吹,有些发凉。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