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五)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设定,欧欧sei预警

——I think you are ready ——

   “阿缓。”
    医务室门口传来庄周没睡醒似的声音,秦缓抬眼瞥了一下,继续写着什么东西,“来了啊。”
   “嗯,”庄周揉了揉眼,“阿缓叫我什么事啊?”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想到中心医院去应聘,明天你在这儿看着点。”
   “唉??”都去中心医院应聘了能不是大事嘛!?
   “阿缓,你还没到年龄呢,而且连毕业都没毕业……”庄周一下子清醒了,头头是道地说着。
   “试试吧,万一能成呢。”秦缓到是挺平静。
   “阿缓,你变了,你从来都不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的……”庄周抱着鲲坐到秦缓对面看着他写的东西。
   “这件事我已经有六成把握了,再加上这个,”秦缓扬了扬刚刚写过字的纸,“就有九成把握了。”
   “这是什么?”庄周伸手想去拿,但被秦缓举得高高的。庄周够不到,庄周很心酸。于是迎着秦缓略带戏谑的眼神站起来身子来向前倾,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努力向上够着。
   “老师!这里有人受伤了!”
    门忽然被撞开,一个系着蓝色发带的男生搀着一个白发少年进来了。
    男孩抬起头。
    六目相对。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嗯。
   “同学……”白发少年发出微弱的声音打破了尴尬。
   “啊,老师,麻烦给他处理一下伤口!”男生有些着急,没等秦缓说话,直接把白毛(咳,简写了,因为懒/划掉)扶到床边。
    秦缓这里也缓解了一下气氛,把纸放到桌子上,无视了盯着纸一脸震惊的庄周直径走到了两位身边。
   “哪里受伤了?”秦缓看向白毛,在他抬头后,意外的发现自己好像认识他。
   “数学系的诸葛亮?”
   “啊?”男生明显愣了一下,却看见那白毛轻轻点了点头,挽起裤腿。
    一道狭长的伤口狰狞地看着三人。
   “啧。”秦缓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身去拿双氧水,“怎么弄的。”
    男生尴尬地笑笑,“我一帮哥们踢球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了……”
   “然后?”
   “然后咱们学校操场旁边不是放了好几个装修用的铁的东西嘛,球飞得太快力气太大了就把他给……”
    秦缓点点头,蹲下去,拧开双氧水的瓶盖想洒到伤口上。
   “等等……”头顶上传来诸葛亮微弱的声音,秦缓抬起头看着他,“这个……疼吗……”
    秦缓&男生:……
   “你觉得呢?”秦缓挑眉。
   “疼……”
   “不一定,”秦缓瞟了一眼诸葛亮,准备打趣一下他,就摇了摇瓶子,冷冷地说了一句,“因人而异。”
    诸葛亮的脸色瞬间比秦缓的脸色还白。
    一旁的男生看着莫名有种心疼的感觉,把手伸到诸葛亮面前。
   “疼的话就咬着吧。”
    诸葛亮耳尖瞬间红了,看向那人,发现他的脸也微微有些红,“嗯……”。
    秦缓:疗伤就疗伤别在这儿秀行不!考虑过子休的感受吗!(庄周:关我啥事!)
    “唔!”诸葛亮其实很惊讶洗的时候没有疼,但还是装作吃痛的样子,一把抓住男生的手,略带歉意地,快狠准地,咬了下去。
    突然被咬了的人:……!!!卧槽等等你让我缓一会儿的啊!!咬的这么狠的吗!
    冲洗完了之后秦缓又拿了生理盐水冲洗,再涂上碘伏,全程中诸葛亮一直咬着手。
   “好了吗?”诸葛亮看着秦缓起身放药瓶,问了一句。
   “等等,”秦缓拿出纱布来给伤口绑上,“别做剧烈运动,”又拿出一卷纱布来给那个男生,“时常帮他换换,结痂后再来找我。”
    男生拿着纱布,一脸懵,“哦对了老师,”男生道,“帮我也处理下伤口好吗?”
    秦缓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到满脸通红的诸葛亮和举着手的男生,男生的手,貌似破了……
   真能装疼啊==
   秦缓默默地在心里给诸葛亮这个名字挂上了一个标签——戏精。
   “那个……你叫什么?”诸葛亮看着正处理受伤的伤的人,问到。
   “啊?”男生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在问他,“啊,赵云,赵子龙。”
   “赵云?”诸葛亮歪歪头,“那个体育系的优秀生?破了学校跳远记录的那个?”
   “啊对,正是在下。”
   “哦……”诸葛亮坐在床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我完事了,咱们走吧。”
    诸葛亮抬起头,撞上赵云湛蓝色的眸子,好无害,诸葛亮感觉他的心漏跳了一拍。
    秦·没事就都给我滚·再秀就给你们灌风油精·缓目光再次能杀人,“两位同学可以走了么?我这里还有事。”
   “哦!好的,谢谢老师,老师再见!”赵云搀着诸葛亮迅速离开了医务室,身后传来秦缓闷闷的声音:“还有,我不是老师。”
   “唉???”
    诸葛亮瞟了一眼赵云,傻子。
    送走了伤员,秦缓刚回到座位上,就听到庄周问了一句:“阿缓,这些真的都是你获得过的奖?”
    秦缓抬头,拿走庄周手里写着密密麻麻字的纸,无奈地摇摇头,“那难不成是你得的?”
   庄周:!!!这么厉害!!!

    李白今天难得没去外面浪,躺在床上翻着手机里的直播软件,“嘛,那个人还没直播啊……”
   “思春了?”
   “mmp狗韩信你去死!”
   “我在视频聊天……”
    李白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和刘邦?”
   “嗯……”
    卧槽……捅了马蜂窝了……
    李白看着手机,忽然眼前一亮,“‘人生如戏’?这个名字有意思。”
    于是点开了那人的直播间,“哦,在做手工啊,天哪这么逼真……唉?这黏土捏的人什么这么眼熟……韩信!过来看看这个是不是隔壁406的诸葛亮!”
    ???“卧槽我看看!”
    韩信翻到李白床上,仔细看了一会,“哎还真挺像的!!”
   “重言,你翻他的床都那么熟练的吗?”手机里传来刘邦的声音。
   “我靠!!刘老三你听我解释!!!!”
   据说那天,整个男生宿舍都听到了韩信的哀嚎。

评论(1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