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六)

我我我!容十三!终于更新了! qwqqqqq
抱歉抱歉,拖了几个月的老坑,希望有人还记得这篇……qwqqq

前文戳头像(不会弄链接)
最好是配合前文阅读,否则接不上了qwq(毕竟过了这么多月,,,)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设定,欧欧西预警

——————go——————
    李白一脸淡定地看着韩信疯了一样地穿上外套然后灰奔粗去。
    啧啧啧,真 · no作no die
    李白心里感叹了一下,接着研究那个直播间。
   “人生如戏”……
    等等这个ID有点耳熟啊。
    李白把这个直播间转发给了一个叫“高智商学霸组”的群,顺便艾特了诸葛亮
    于是五分钟后。

◎离我远点:姓李的你搞什么神经,都说别在学习群发乱七八糟的东西!
◎帅的一比:点开看看嘛,有惊喜~
◎离我远点:嗯,手很好看,但这是哪位。
◎帅的一比:你不认识他???
◎帅的一比:我还以为你认识他嘞!
◎西汉药丸:姓李的你安分点,本来你就是用补习数学这个借口进的群,再不正经就给你踢了。
◎火烧赤壁只为你:楼上此言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
◎帅的一比:……
「火烧赤壁只为你 邀请 病入膏肓 加入了群聊」
◎离我远点:公瑾,这是哪位?
◎西汉药丸:眼熟ID。
◎帅的一比:这名字帅
◎火烧赤壁只为你:我的学霸室友啊~是吧~[搂着人.jpg]
◎病入膏肓:。
◎帅的一比:哎呦喂我受不了了!!你们学理的都这样吗!
◎火烧赤壁只为你:?
◎帅的一比:你们三个每句话后面都必须加标点这个习惯我忍了,这回又来一个!
◎帅的一比:这位神居然连不说话也要发一个“。”!
◎病入膏肓:忍?
◎帅的一比:………………
◎帅的一比:嗯……ummm
◎火烧赤壁只为你:哈哈哈你别怂啊你哈哈哈哈 @帅的一比
◎帅的一比:[摔手机.jpg]
◎西汉药丸:话说卧龙呢?

    诸葛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床上,看着直播。
    啧,这个人偶,真的是太逼真了,逼真得可怕。
   “好的,现在把这个头按到身子上就完成了。”
    听着直播间里传来的那个人说的话,诸葛亮身子微微一震。
    这语调……莫不是士元?
    即使是用了变声器,语调什么的和以前也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
    诸葛亮终于起了兴趣,点开那人的主页,往下翻了好久才看到了一张那人的自拍。但这张照片使他的心顿时沉了一下。
    果真是他啊…分开这么多年后,竟是以这种方式再看到他的。
    庞统——他的竹马。从幼儿园一直和他玩到初中的人。初二那年他因事搬到了外市。没想到只是短短三年不见的时间,他居然变了这么多……
    但他在意的并不是这个。
    一种无名的恐惧蔓延上了他的心头。
    士元,
    他为什么在做
    他的
    人偶。
    士元家里诸葛亮还是知道一些的,有着祖传的傀儡术……虽然按着现在的科学来说,那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但他有印象,他小时候看到士元操纵过一次傀儡,而且那是比他大许多的纯木质的傀儡。
    他们家都说灵魂啊物品啊什么的都是有相通性的,而这个人偶是他的模样……
    诸葛亮身子一颤,
    万一操控起来……
    诸葛亮不敢再想下去,他的直觉告诉他事情不对,立刻下载了这个直播软件注册了一个账号,问了句:主播,我看你空间里展示的作品都是一个人,这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谢谢 守护天空和回忆 送来的99个泡泡……啊…问‘这个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哈哈,还是有点关系呢……”
    诸葛亮一边庆幸着庞统看到了他的话,一边满头黑线地看着刷得要飞起来了的弹幕……
    “不过呢~这个不能告诉小可爱们哦~”
    诸葛亮挑了挑眉,又快速打下一行字:“那主播简单透露一下行不?一点点也行!”然后祈祷着庞统能在茫茫弹幕海中看到他的话。
    “透露一点?啊…好吧,看你们都快疯了的样子就透露一小点点吧,”屏幕里的两只手,一只轻轻抚摸着人偶的脸,一只在人偶前面的纸上写着一些其他人都看不懂的符号,“这个人啊,是我小时候的竹马,关系很不错,但初二那年时因为我家出了点事,我们俩就分隔两地,再也没见过面了……哎呀呀~一眨眼过了这么多年了,还真是想他啊…”
    “哎等等!什么腐女大军准备就绪!”视频里的手把笔往桌子上一拍,“你们这些姑娘都这么恐怖的吗?我和他除了竹马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不……”
    “统。”
    视频里突兀地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人偶身上的阳光被遮住,显然是旁边有人来了。
    “哥,有什么事吗?”
    “又在做人偶啊……”那个声音有着些不明情绪,“父亲叫你去一趟。”
    “知道是什么事吗?”
    那人的影子晃了晃,明显是摇了摇头。
    “那等等,我马上就去。”庞统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然后略带歉意地说:“各位抱歉哈,特殊情况,直播不能进行到最后一步了,咱们改天再聊。”
    诸葛亮看着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又是这样”的弹幕,叹了口气,也关了那直播软件。
    望着天花板,忽然发现墙角那里有个小黑点,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发现,是蜘蛛吗……
    “咚咚”两下敲门声打破了房间里原本的安静。
    “谁啊?”诸葛亮从上铺爬下去,站在门口,听着外面的动静。
    “我,赵云,帮你换药来了。”
    “……”诸葛亮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门,侧身想让赵云进来。
    抬头就见赵云倚在门旁,扬起手笑了笑:“赵子龙,参见!”
    “嗯。”诸葛亮看着赵云一副无公害的样子脸颊有一丢丢可疑的红色,浅浅地应了一声,就走回去坐到了自己下铺狄仁杰床上,挽起裤腿。
    即使伤口已经愈合了挺多了,但看着还是那么狰狞啊……
    伤口终究是伤口。就像你大爷终究是你大爷那样。
    赵云一边帮人弄着纱布一边在心里如是想。
    诸葛亮看着半跪在他面前的赵云,眼神锁定在他那“毛茸茸”的头发上。
    这么好的发质,揉起来一定很舒服。
    诸葛亮看着他的头,再加上刚刚庞统的事儿,竟想起了儿时与庞统养的猫,手神差鬼使地就摸了上去。
    赵云被诸葛亮突然没由来的揉头动作吓了一跳,帮人绑好纱布之后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对面人那张发愣的脸,试探性地叫了声:
    “孔明?”
    话刚一出口,赵云就后悔了,他听别人说诸葛亮不喜欢别人叫他的字的。虽然自己也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他的字是“孔明”。
    赵云紧张地看着诸葛亮把视线聚焦回他脸上,紧张地看着他茫然地抬起手愣了一会儿,紧张地看着他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红了脸,对他说了声:“抱歉啊,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只猫,把你当成它了……”
    呼,还好,没有注意到他叫他时用的名字。
    赵云习惯性地回了声“没事。”,然后丢下一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半跑着冲出门。
    直到走到学校的主干道上,赵云才忽然想起——
    哎刚刚孔明他是不是脸红了啊……Σ( ° △ °)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