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众cp]当各位英雄穿越到第五人格(白鹊篇)


考完试自我放飞状态

略欢脱向

ooc注意避雷


——————GO——————

    扁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气氛极压抑的大厅里,面前是一张木质的长桌子,旁边的李白托着腮看着他,指了指桌子那边的两个陌生人。

    带着草帽的姑娘发现他俩都醒了,咧嘴一笑:“欢迎两位来到庄园,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来的,也不认识你们,但看现在的状况,你们是必须参加下面的游戏了……”

    女孩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扁鹊和李白一头雾水的听完游戏规则。

    “空军玛尔塔,园丁艾玛,你们是谁?”一旁穿着异国军服的女生说道。

    “扁鹊,李白。问下,我们……”未等扁鹊问完,大厅尽头便传来了欢快的小调声扁鹊看着两人的脸色骤变,立刻停止了说话。

    艾玛皱了皱眉头,随即露出幸福的笑容:“看来今天的监管者是杰克先生呢,你们两个运气真不好……可是很期待今天的杰克先生有没有带玫瑰手杖呢~”

    话音未落,四人眼前一黑,进入了游戏。





    扁鹊站在一片废墟中环顾了一下四周,按照艾玛的描述,这里是圣心医院吧。简单整理一下衣物,便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密码机处跑去。当然中途还不忘在心里吐槽一句,这是什么鬼地方。

    不过不得不说,李白的出生点比扁鹊好多了,不到五秒李白就瞅见了心口处越来越深的红紫色。

    他又用五秒的时间认真回忆了一下艾玛的话,这个好像是监管者就在附近的提示……

    五秒时间到,回忆结束。后背便硬生生地挨了一爪子,同时头顶传来愉快的声音,“生面孔啊,新来的求生者吗?”

    李白下意识地触发了自己唯一的技能将进酒。两段移位之后,他看到了第六次被炸的小医生。

    李白表示他非常激动!

    “小医sheng——!”

    当然咱们的李白大人是不会就这么扑上去的,激动之余他又一个脑抽的用了第三段移位。

    于是当扁鹊听到李白叫自己的转瞬即逝(bu)的声音烦躁地回过头时,李白已经被一血了。

    你们俩是庄主专门派来降我的胜率的吗?

    路过的玛尔塔看到李白被抓和扁鹊的第n次被炸心情复杂地想。

    头顶李白的图标很快换成了一个人被绑着的样子。扁鹊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就在玛尔塔以为他要挂机的时候朝李白那里跑去了。

    “喂,你是要去救他吗?等会儿我!你一个人救太危险了!”玛尔塔反应过来,紧追在扁鹊后面喊道。

    谁说我要救那个傻子了!扁鹊无语,他只是想看看她们口中的监管者什么样子而已。

    当然,最后还是把李白给救了。

    玛尔塔看着挂在扁鹊腿上大喊“还是我的小医生爱我”的李白,忽然想起了庄园湖畔监管者养的那条狗……

    “我说……咱能快点解码吗?”艾玛拆完第六个椅子后不耐烦地说,“还剩四条密码唉!”

     “好的小医生咱们走!”李白立马把扁鹊拉走。待走远后,猛地把扁鹊按到一侧的墙上。

    “小医生,你看你看!咱们只有一个技能了!”

    扁鹊挑了挑眉,他早发现了好吧……不过还是“嗯”了一声。

    “那小医生你的技能是什么啊?……”李白看着扁鹊拿着的手术刀,背后一阵寒意。

    “‘脱胎换骨’,减少一次上过狂欢之椅的记录,每局限用六次。”扁鹊扬了扬刀,“李白你要不要试试?”

    “……”李白默。他可以拒绝吗……

    “当你是默认了哦。”扁鹊推开李白,使用技能。

    后来据蜘蛛小姐描述,那天离医院最远的监管者宿舍里的人都听到了李白撕心裂肺的哀嚎。

    杰克停止了追赶玛尔塔的脚步,玛尔塔愣在窗户前,艾玛冷不防地被电了一下。

    “滴——”三人闻声抬头,李白的图标由半血变成了倒地,但名字上的红痕不见了。

    什么情况???

    扁鹊看着倒地的李白,略感抱歉地说:“忘了这个技能还有一个副作用,就是使用时有50%的几率会使人掉一半的血。应该先治疗你再用的。”

    还没等李白说什么,扁鹊就走了,“反正你也少了一次上椅子的记录,再上一次没事的。”

    李白:?……???……!!!……????!!!…………!!!!!QAQQQQQ小医生!!!

    五秒后一切恢复正常,杰克继续追着玛尔塔,园丁继续解电机。不过扁鹊也没真走远,在离李白不到36米的地方开了个箱子拿了个工具箱。

    把旁边的椅子拆了之后扁鹊就拿回自己的手术刀,坐在坏了的椅子上默默等着屠夫抓李白,顺便吐槽拆个椅子怎么那么费劲。

    反正我去解电机也只是被炸爆位。扁鹊如是想。

    一分钟过去了,杰克没来,玛尔塔浪成了半血。

    又过了一会儿,园丁也半血了。

    扁鹊:……所以说我还得救他?

    扁鹊表示他不稀罕那几个友善分,站起来找电机去了。

    但是事实证明他还是舍不得李白又回来救了一下下。

    李白:“小医生你还是爱我的!”

    随即又叫住了走远的扁鹊,“那个,小医生,你能不能再拆个椅子……?”

    李白倒地的时候听了扁鹊拆椅子的过(jiao)程(chuan),并表示还想再听一遍!

    [系统:恭喜李sir获得了秦sir的一个“爱的拳头”]

    其他三人:woc这还能系统通告?!

    扁鹊甩了甩手,黑着脸走向了远处一台密码机。

    密码机表示它很感动这小子终于肯解码了。

    但是它不敢动。

    密码机表示它很害怕扁鹊的目光。

    但是它还是不敢动。

    密码机想哭。

    但是它依旧不!敢!动!

    因为扁鹊已经把手放在了它身上。

    扁鹊炸机了。

    扁鹊很疼,密码机也很疼。

    扁鹊又炸机了。

    扁鹊很疼,密码机想哭。

    扁鹊再次炸机。

    扁鹊很疼,密码机麻木了,站在远处的杰克表示自己不敢刀他,怕他的铁爪子导电把他自己也炸了。

    然鹅世事难料。解到一半的时候。门开了。

    全场都能感受到扁鹊已经实体化的怒气。

    李白一直在旁边看着[他怕被炸(bushi)],看到自己的小媳妇怒了,连忙上去亲亲他,把他抱起来送到门口,让他出去后回到刚刚那个密码机处。

    呵,你们问他要干嘛?

    电了小医生那么多次还没让他解完,当然是拆!机!啦!



♞晚上


    圣心医院里,厂长千辛万苦地修着机子。

    求生者宿舍,李白打着安慰小医生的名义和扁鹊热闹了一晚上。

    其他人:mmp走了个佣兵又来了俩!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还好,第二天一早,白鹊两人就回到了王者峡谷,庄园里也恢复了宁静。



——————end——————








你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嘛?


(想不到吧下面还有后续!)






ummm你们真以为那么简单就结束了嘛?!
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据说第二天厂长在求生者宿舍挨着屋问昨天是谁拆的电机,知道那两个人消失后气得把裘克揍了一顿~



——————END——————






谢谢小可爱们的阅读❤
这几天文风有点崩……

据说红心和蓝手是人类产粮的阶梯嘿[疯狂暗示]

小可爱们下篇想看哪组cp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