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十三

杂食党
主站白鹊邦信云亮
当然别的cp也是吃的!
各位如果觉得我还不错的话就点个关注吧mua~


————————

我嵩马上要生日了!
五月十四日!
开心开心(。>∀<。)

[白鹊]主播?巧了,我也是(二)

上一章收到了好多小红心小蓝手和小天使们的关注,贼开心的说ε٩(๑> ₃ <)۶ з
狐狸会更努力的!(๑•̀ㅂ•́)و✧

主白鹊/副邦信,云亮
现代设定,ooc预警
占tag致歉

—————唔,开始吧—————

    在秦缓说这话的同时,弹幕也疯狂的刷了起来。
   “woc这什么鬼!!!”
   “WT这是兔子??”
   “我滴个妈!”
   “卧槽那一堆是啥……”
   “鹊大,我觉得我自己自学就好了……那个…为了安全起见…你不用解说了……”

   “阿缓啊……”庄周终于鼓起勇气说了一句,“你应该知道的,兔尸这种东西市面上没有卖的,我也是找了半个城才找到的……”
    秦·你今天不解释清楚就别想竖着回去·缓拿起那个超!级!萌!哒!的兔子玩偶,“来,子休,先把这个解释一下。”
    庄周很尴尬地看着那个玩偶,别别扭扭地吐出一句话:“阿缓你要知道,我的咖啡店里也是养了几只猫的。回来的时候看到路边的抓娃娃机觉着挺好玩,可以给猫作个玩具,就夹了一个。可能是当时有点困,就拿错袋子了……”庄周声音越来越小,讲完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秦缓:……我有句mmp很想说。
   “行吧……看着这堆内脏器官还蛮全的分上就饶了你吧……”秦缓看着桌子上那一片「哔——」叹了口气,又要动手拼了吗……(话说为什么是又)
   “好的各位咱们回到正题上,”秦缓一脸嫌弃地把玩偶放到一边,拿起一个椭圆形的东西,“这个就是兔子的心脏,兔子的心脏一般是在胸部的正中央,它……”

   “我滴妈好重口味……”
   “各位,太白大大开直播了,咱们要不要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好啊”
   “前面的带我一个!”
    ……
   “不行了我还是回来吧,太白大大直播的是什么啊……太恐怖了”

   〔与此同时,李白的直播间〕

   “话说还有人在看吗?上一期你们要求的直播学校构造啊!又要空留我一人吗?”李白走在v大各个教学楼前的甬路上,情绪看起来非常激动。
    一旁的韩信狠狠敲了一下他的头,“李太白你发什么神经!当我不是人吗!要不是为了躲着点刘老三,我才不会跟你在这儿瞎晃悠!”
   “太白大大不慌,还有几百万观众陪着你呢~”
   “话说跳跳这句话信息量好大唉”

   “我说,主们,数学系的教学楼逛完了,下一个去哪啊?”李白把摄像头转过来,正照到他和一脸嫌弃的韩信。从路边随手拔出一根草叼在嘴里,右手搂住韩信,“去看看医学系的楼这么样啊~说不定那个姓刘的还在那儿呢~”
   “去你大爷的李太白!”韩信嫌弃地推开李白,一个劲地往前冲。
   “我说跳跳,那条道就是去医学系教学楼的道啊~”
    mmp走惯了……
    ……
   “以后再也不来这儿了……”李白走在医学楼(要累死了我简写了啊)的楼道里发誓,“跳跳真佩服你,你肯定不怕这儿的吧~”
   “滚!”
   “唉,前面好像是姓刘的在的那个班唉!(。ò ∀ ó。)”
   “唉好像有人唉!(。ò ∀ ó。)”
   “刘……唔!唔唔唔!”

   “卧槽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李大校草的哀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白大大还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

    根据第二天某位一身基佬紫的知情人士称,那天晚上他看到他家重言拖着一个不明生物飞似的逃离了自己的视线,然后他就淡定地打开了李太浪的直播,一边回宿舍一边看。
    他家重言。

   “卧槽韩信你干嘛,我喘不上来气了啊!”
   “还不是你自己作的!”韩信狠狠地白了一眼李白。
   “所以说现在是几层?”李白重新用手机对准楼道。
   “四层……?”韩信默,他记得他们刚刚还是在二层的……
   “跳跳……你别逗我……”
   “没逗你……这不,生物实验室……”韩信抬了抬下巴。
   “卧槽……”

   “大大别怂!还有我们呢”
   “对对!出了什么事我们一定第一时间报警发微博!”

    李白:看你们这么一说我咋越来越想撤了呢……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吧,是吧,跳跳?”
   “你开心就好……”
   “唉?有人在生物实验室里吗?”
   “会不会是大乔老师?”(私设大乔是医学系的老师)
   “大概?不过可能性不大。走,看看去!”
    于是李·迫不及待想(给大家)看大乔老师美颜·白拉着韩·现在只想回宿舍跟刘老三解释这一切都是误会·信去了生物实验室门口。
   “叩叩叩”李白轻轻敲了敲门。

   〔秦缓直播间〕
   “刚刚是……李白大大的声音???”
   “wtf串台了吧???”
   “鹊大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秦缓刚刚摆放好器官,正在拿笔勾勒出兔子的形态(话说这么在桌子上画不会挨骂吗……),听到敲门声抬起头看了看门,啧,这么晚了谁还会来。
    一边走着一边想如果是老师的话就说一声自己在做解剖视频,如果是钟馗主任或兰陵王老师的话就乖乖闭了直播收拾东西回宿舍写检讨。
    打开门看了一眼,太好了都不是。
    于是就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李白直播间〕
   “卧槽刚刚那个银好帅!”
   “麻麻我恋爱了!”
   “太白大大快敲门我还想看看!”
   “敲门敲门!!!”

    于是李白又敲了一次,“你好,学生会送温暖!”
    韩信:??????李太白你tm逗我?

   〔秦缓场合〕
    秦缓:mmp这谁啊,敢打扰我做实验???
    于是抄起一瓶风油精(别问我这东西哪来的……)就往门口走。
    开门,砸人脸上,发出警告,关门,一气呵成。完美(。☌ᴗ☌。)

   〔李白场合〕
    李白:我是谁我在那我在干什么……
    韩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这个傻子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截图成功!刚刚的是……鹊大???”
   “wtf前面的确定没看错???”
   “巧了!鹊大那里正好在播生物学!”
   “这里表示刚刚在鹊大直播间确实听到了李白哥哥的声音!”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只有我注意到了那个人一手的血吗……〖瑟瑟发抖〗”
   “你不是一个人!吓死我了!!”
   “李白大大快跑!!!!!”
   “跑啊!!!!”

    于是李·很听观众话·白拉起韩信就跑。
    韩信:?????等等!谁能告诉我这什么情况?????

   〔秦缓场合〕
    秦缓听到了楼道里地震般的跑步声后忍不住心里骂了一句:mmp什么人啊一点素质都没有。
    全程目睹秦缓脸色变化的庄周表示:我可以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吗……

    根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金发骚年透露:当天晚上他正在为一个姓庞的学弟整理所有关于三角形的定理时,这俩货疯了似的砸门,嗯,没错,是砸门。进来之后一个劲的说看见什么白衣恶魔了啊、他一手血啊什么的,还把已经睡熟了的子龙叫起来闹,之后过了一会儿又疯了似的说没关直播……然后守约老师就进来教导了我们四个人一番,十分钟后带走了四份检讨……
    呵,你问我有没有什么感想?
    人与人的头脑啊……

———————————————

由于各种的补习班和妈咪的作业压制导致狐狸现在才能发文/哭唧唧 ຈ ︿ ຈ
对不起各位小天使惹>人<

评论(11)

热度(199)